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发新帖

1万

积分

好友

主题
发表于 2017-11-15 10:14:22 | 查看: 259| 回复: 8
蔡万焕


【来    源】
《教学与研究》 2017年第10期页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如何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更好地尊重市场规律和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成为当前社会各界讨论的热点。如果仅限于从政府与市场这个概念层面进行讨论,就仅是从经济运行层面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做出的分析,极易落入二者对立的话语陷阱。从商品流通和资本流通结合视角分析市场的本质,以马克思分析管理劳动二重性的视角分析政府的本质,可以厘清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本质实际上是国家与资本、劳动的关系,这也是关系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体系建立的重大原则创新和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关键问题。

一、当前关于政府与市场关系的不同认识视角

当前讨论政府与市场关系,主要存在新自由主义、凯恩斯主义和马克思主义三种理论视角。

新自由主义将政府与市场对立起来,认为市场经济是最优的经济模式,市场自由决策是最有效率的,政府干预只会导致市场决策无效,因此应将政府干预最小化,实行自由化、市场化和私有化。其代表性观点有:批判国有企业是政府“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市场经济最优模式是“小政府、大市场”;政府应简政减税放权,建设“服务型政府”,等等。

凯恩斯在其著作《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否定了新古典经济学认为自由市场可自动实现均衡的观点,主张通过国家对市场积极干预,从而消除劳动者失业,摆脱经济危机。持凯恩斯主义的学者的思路是,认为国家与市场地位是平行的,政府应作为市场失灵时的补充,政府的主要职能是进行宏观调控。

马克思主义坚持认为市场经济存在共性,同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有自己的特殊性。资源配置有宏观、微观两个不同层次,还有许多不同领域的资源配置。[1]必须从中国实际出发,把握三个主要的维度:一是市场经济的一般规律,需要政府的作用,二是国情和发展阶段,三是我国的基本制度赋予政府和市场新的特点。[2](P170-171)

从马克思主义视角对政府与市场关系进行的上述讨论肯定了政府的积极作用,符合我国的基本国情、基本制度和发展阶段,遵循了客观经济发展的规律和广大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但仅停留在政府与市场这个概念层面进行讨论,就仅是从经济运行层面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做出的分析,极易落入二者对立的话语陷阱。因此,应深入生产领域,从生产关系角度分析政府的本质,以马克思分析管理劳动二重性的视角分析政府的本质,进而探究出政府与市场关系的本质。

二、市场的本质:资本主导下的劳资关系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使市场在社会主义国家宏观调控下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的经济体制。而市场究竟是什么?西方经济学认为,市场机制的核心就是价格机制,价格都是由商品的需求和供给决定的。如曼昆就将市场等同于供求关系,他认为,市场是指某种物品或劳务的一群买者与卖者的关系,供给与需求是市场经济运行的力量。[3](P64)

与西方经济学停留在流通层面不同,政治经济学将流通和生产两个层面相结合考察市场,“市场是流通领域本身的总表现” 。[4](P309)而商品流通是商品生产者之间以货币为媒介而形成的商品交换过程。商品交换网络的发展意味着商品生产条件下的社会分工的发展,因此,商品流通不是简单的两个商品之间的交换,而是要联系生产领域,是生产者之间的人与人的社会关系。正如马克思深刻揭示的,“流通是商品占有者的全部相互关系的总和” 。[5](P192)事实上,即使将市场视为供求关系,从马克思主义角度对供求关系进行深入剖析,也能看出所谓供求关系即市场的本质。

(一)供给、需求概念辨析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供给与需求关系实际上是生产与消费关系的另一种表述,而生产与消费在本质上是同一事物的两个不同方面。

“生产不仅直接是消费,消费不仅直接是生产;生产也不仅是消费的手段,消费也不仅是生产的目的,就是说,每一方都为对方提供对象,生产为消费提供外在的对象,消费为生产提供想象的对象;两者的每一方不仅直接就是对方,不仅中介着对方,而且,两者的每一方由于自己的实现才创造对方;每一方是把自己当做对方创造出来。”[6](P17)生产和消费的这种同一性,“在经济学中常常是以需求和供给、对象和需要、社会创造的需要和自然需要的关系来说明的。”[6](P17)

仅从市场流通领域来看,“说到供给和需求,那么供给等于某种商品的卖者或生产者的总和,需求等于这同一种商品的买者或消费者(包括个人消费和生产消费)的总和。而且,这两个总和是作为两个统一体,两个集合力量来互相发生作用的。”[7](P215)

但如果只停留在市场流通领域“要给需求和供给这两个概念下一般的定义,真正的困难在于,它们好像只是同义反复。”[7](P207)例如在商品流通中,生产者出售商品W,从原来的货币持有者手中获得货币G,W—G就是供给与需求交换的过程;生产者获得货币G,同时产生购买原材料和劳动力商品的需求,因此商品流通W—G—W中贯穿着供给与需求相互转化的过程。

(二)供求关系的决定因素

以上价格与供求、需求与供给、生产与市场相互决定等混乱观点至今仍然十分流行,然而马克思指出,在解释市场供求关系时,“在供求关系借以发生作用的基础得到说明以前,供求关系绝对不能说明什么问题。”[7](P202)那么,供求关系借以发生作用的基础是什么呢?

马克思指出,“当供求在资本主义基础上发生的时候,当商品是资本的产品的时候,供求以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为前提,因而以和单纯的商品买卖完全不同的复杂化了的关系为前提。……在简单的买和卖上,只要有商品生产者自身互相对立就行了。如果作进一步的分析,供求还以不同的阶级和阶层的存在为前提,这些阶级和阶层在自己中间分配社会的总收入,把它当做收入来消费,因此形成那种由收入形成的需求;另一方面,为了理解那种由生产者自身互相形成的供求,就需要弄清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全貌。”[7](P216-217)

马克思清楚地表明,决定供求关系的有两个重要方面:第一,不同的阶级和阶层存在。而决定阶级与阶层的就是生产资料所有制,在资本主义制度下,生产资料资本主义私有制决定了工人、资本家和土地所有者以及资本家内部金融资本家和产业资本家等的阶级地位,并由此决定了工人和资本家之间的工资、利润、利息、地租等收入分配。在这个意义上,供求关系中供给由资本家获得利润多少来决定,而需求则是不同阶级的人群在获得自己的工资或利润后形成的有支付能力的需要来决定。

第二,供求关系由“资本主义生产过程的全貌”来决定。资本主义生产过程是劳动过程和价值增殖过程的统一,因此,决定供求关系的实际上是劳动过程和剩余价值的生产及实现过程。首先,劳动过程涉及两大生产部类间的分工比例关系,以及“由生产者自身互相形成的供求”即第I部类内部Ic交换的比例关系、社会扩大再生产中货币积累和实际积累的比例关系。其次,剩余价值的生产以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为基础,取决于剥削率的高低,“生产的扩大或缩小,不是取决于生产和社会需要即社会地发展了的人的需要之间的关系,而是取决于无酬劳动的占有以及这个无酬劳动和对象化劳动之比,或者按照资本主义的说法,取决于利润以及这个利润和所使用的资本之比,即一定水平的利润率。”[7](P287-288)再次,剩余价值的实现过程取决于有支付能力的需要,即不同阶级的人群在获得自己的工资或利润后形成的有支付能力的需要,这又是由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所决定的。

由此可见,供求关系建立在以下两个重要因素基础上:一是由生产资料所有制关系决定的阶级关系和收入分配关系,二是由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决定的社会分工关系。正如马克思所指出的,“‘社会需要’,也就是说,调节需求原则的东西,本质上是由不同阶级的互相关系和它们各自的经济地位决定的,因而也就是,第一是由全部剩余价值和工资的比率决定的,第二是由剩余价值所分成的不同部分(利润、利息、地租、赋税等等)的比率决定的。”[7](P202)

(三)市场的本质是劳资关系

从供给与需求概念、供求关系的决定因素的分析中可知,市场是流通关系即供求关系的总和,而供求关系背后则是阶级关系即劳资关系。

市场作为资源配置的手段,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市场要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而社会生产中,资源不仅包括各种生产要素和商品,还包括资本。因此市场不仅包括商品流通,还包括资本流通,不仅仅是交换关系,还有生产关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需要引入包括私有制在内的多种所有制,在市场经济中发挥支配作用的规律就是以劳资关系为基础的资本主义经济规律。[8]

简而言之,市场是供求关系的总和,或者说供求关系就是生产和消费之间的关系在市场上的表现;而供给由生产者提供,需求由消费者产生;私有制下,生产者即资本家,消费者中绝大多数是劳动者,因此供求关系即市场的本质即劳资关系,而其中起支配或主导作用的是资本。在这个意义上,应以劳资关系或资本范畴来替代其与政府之间的关系。

三、政府的本质:国家职能执行者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要对市场主体的行为进行调控,形成公平竞争、规范有序的市场秩序。当前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政府简政放权是重要的一项内容。有人提出,应减少政府干预,放权让利,建立一个“服务型政府”。关键在于,服务的对象是谁?如果对象是人民群众,建设为人民服务的政府,这符合社会主义的方向;但是如果服务的对象是企业(实际上是资本),就很成问题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政府究竟要扮演何种角色?如何更好地发挥政府的作用?要回答这些问题,首先必须认清政府的本质。

(一)分析视角:马克思关于管理劳动二重性的分析思路

任何国家在经济与社会发展过程中,政府都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提供维持治安、国防、基础设施等公共服务,政府代表着社会共同利益。但同时政府又似乎是为部分群体而服务的,如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中美国政府一方面动用公共财政资金救济华尔街,降低个人所得税率、资本所得税率,另一方面大幅削减福利开支,危机应对措施可谓“劫贫济富”,只让少数人获益。为什么政府行为会出现如此不同?马克思论述管理劳动二重性的思路为我们认识政府行为本质提供了方法论基础。

职业经理人所获得的管理工资远高于普通工人,因为他的收入中既包括指挥劳动工资,又包含监督劳动收入,以及资本家转移给他的部分剩余价值,即源于管理劳动的二重性。马克思指出,“资本主义的管理就其内容来说是二重的”,这是因为,“它所管理的生产过程本身具有二重性:一方面是制造产品的社会劳动过程,另一方面是资本的价值增殖过程”。[5](P386)马克思强调,在考察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时,决不能把这两种不同性质的管理职能,即“把从共同的劳动过程的性质产生的管理职能,同从这一过程的资本主义的、从而对抗的性质产生的管理职能混为一谈”。[5](P386)也就是说,管理劳动可分为指挥劳动和监督劳动,指挥劳动是社会分工背景下协调各生产流程而必需的,当管理者执行的是从生产劳动的物质内容和技术关系中产生的管理职能时,他是“劳动者”而不是资本家;当管理者执行的是从生产劳动的社会形式和生产关系中产生的管理职能时,他就是作为“非劳动者”的资本家。[9](P242-243)因此,在工人新创造价值的分配中,管理工资由两部分构成:一是由指挥劳动这种生产性劳动带来的工资,二是监督劳动这种对抗性生产关系产生的对剩余价值的分配,即监督劳动收入(见图1)。[10](P262-263)

[size=0.8em]图1


马克思分析管理劳动二重性的思路同样适用于分析当前发展阶段各国政府的行为。无论处于哪一种社会形态,政府行为只要产生于经济运行的社会形式和生产关系,政府行为就同社会发展没有本质性联系,此时政府就是阶级统治的工具,是统治阶级的“共同事务的委员会”;相反,只要产生于经济运行的物质内容和技术关系,这种行为就是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要素,此时政府就是公共服务的提供者,代表社会成员的共同利益。

(二)生产关系的体现:统治阶级“共同事务的委员会”

当前流行的新自由主义观点,只强调政府公共服务职能,忽视了政府更为本质的一面。实际上,当我们讨论政府职能时,不能忽视其作为国家行政机构的本质。国家与政府是一对相近的范畴,但二者层次不同,“国家是维护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的统治的机器” ,[11](P48)国家是作为统治阶级维护对全社会进行阶级统治的工具而产生的,同样会随着阶级的消亡而消亡。[12](P11)政府则是表现国家意志、代表国家行使公共权力的机构。政府最重要的职能是维护统治阶级利益,从这个意义上讲,应以国家范畴代替政府范畴来讨论其与资本的关系。

表面上看,国家是整个社会的代表,但实际上,它不是超乎各阶级之上使各阶级的利益调和起来的力量,而是统治阶级对其他阶级施行压迫的力量,是阶级和阶级派别之间的关系的总和,是一种集中起来的阶级关系;[13](P128-129)它不是对各阶级一视同仁地来管理社会公共事务的机构,而只是为统治阶级服务,保证他们能对社会进行政治统治的机构。对于资本主义国家的性质,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层次上进行讨论可以看出,资本主义社会关系维护着经济再生产,政治关系成为资本主义社会的组成部分,资本主义国家的存在从总体上保证这些社会关系(包括经济关系)的再生产。[14](94-95)必须有“理想的”或“总的”资本家来代表资本家阶级的一般利益,以确保货币制度和财税体制等资本主义生产和利润实现的一般条件这个任务得以实现,执行这个任务的机构即国家。[15](P186-192)英国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英国政府在圈地运动中的作用等都表明,其政府是为资本家阶级利益服务的;2008年爆发的国际金融危机中西方各国政府“劫贫济富”的做法更是毫不掩饰地表明了这一点。

马克思揭示出,“现代的国家政权不过是管理整个资产阶级的共同事务的委员会罢了。”[16](P33)对于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的政府的角色,应成为管理工人阶级的共同事务的委员会,正如列宁所说,“资产阶级国家虽然形式极其繁杂,但本质是一个:所有这些国家,不管怎样,归根到底一定是资产阶级专政。从资本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当然不能不产生非常丰富和繁杂的政治形式,但本质必然是一个,就是无产阶级专政。”[17](P200)

(三)技术关系的体现:公共服务的提供者

阶级分析是马克思主义剖析经济社会问题的重要工具,借此才能从经济运动的社会形式和生产关系层面认识到,政府或国家是统治阶级“共同事务的委员会”。但这并不意味着马克思主义对国家的认识仅限于此,从经济运行的物质内容和技术关系层面看,国家是公共服务的提供者。

有人认为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并不承认国家具备管理社会公共利益这一职能,国家仅仅为统治阶级服务,只有无阶级的原始社会的机构才执行管理公共利益的职能。[18](P47-53)这是对马克思的误解。也有人认为,除了阶级工具国家观外,马克思主张过在一定环境下国家是一个独立存在物,亦即“一个望之俨然的寄生(在社会之上的)物体”,也正因为如此,国家此时是为各阶级的利益所服务,而不是某一阶级的权力工具。[19](P230)国家具有在政治阶级冲突中维持秩序(政治秩序)的职能,同时也是作为统一的调和因素而维持全面秩序的职能。[20](P37-44)

马克思认为,国家提供的公共服务是缓解阶级矛盾、维护阶级统治的有效方法。例如对于英国曾颁布的《工厂法》,马克思指出,“英国的工厂法是通过国家,而且是通过资本家和地主统治的国家所实行的对工作日的强制的限制,来节制资本无限度地榨取劳动力的渴望。”[5](P276-277)以此防止劳动力的萎缩再生产、保证资本主义的可持续剥削。对于改善工人生产环境恶劣的状况,马克思主张“为了迫使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建立最起码的清洁卫生设施,必须由国家颁布强制性的法律。”[5] (P554)对于提高工人收入、提供福利国家制度等做法,列宁指出,资产阶级用从国内外剥削而来的超额利润的一部分收买工人中的上层分子,培养出一个工人贵族阶层。“享有特权的工人阶层的比较安定和文明的生活,使这些工人‘资产阶级化’了,他们从本国民族资本的利润中分得一点油水,他们摆脱了破产的贫困的大众所遭受的灾难和痛苦,但也丧失了破产的贫困的大众所具有的革命情绪。”[21](P219)从国家层面推行福利制度,只不过是统治阶级为了缩小贫富差距、延缓阶级斗争的手段而已。

可见,正如列宁所揭示的国家维持秩序的职能的实质在于,“在阶级对立中运动着的社会需要有国家,即需要一个剥削阶级的组织,以便维持它的外部的生产条件。”[17](P183)马克思主义并不否认国家所提供的公共服务的作用,但也揭露了其本质:公共服务一方面保障劳动力的再生产,一方面为资本逐利提供稳定的社会环境,是经济运行在物质内容和技术层面不可或缺的。


发表于 2017-11-15 10:15:38
四、处理好国家与资本、劳动三者关系的原则

通过对市场的本质、政府的本质的剖析,可以说政府与市场关系是国家与资本、劳动三者关系的表现形态。我们应跳出当前讨论政府与市场关系的话语体系,用劳资关系或资本范畴代替市场概念,用国家范畴代替政府概念,讨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国家与资本、劳动三者之间的关系。

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角度看,政府与市场或者说国家与资本之间的关系,不是新自由主义所坚持的对立、互相否定,也不是凯恩斯主义视域下的平行、互为补充,而是政府“提高驾驭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能力”,[22]或者说国家要驾驭资本,在现阶段平衡资本与劳动之间的力量。当前的讨论过于强调国家作为公共服务提供者的作用,忽视了从生产关系角度看,国家是统治阶级“共同事务的委员会”。

当前阶段要充分利用资本促进生产力发展,同时国家要驾驭资本,处理好国家与资本、劳动三者的关系,应遵循以下三个原则:

(一)遏制过度市场化倾向,对资本的发展空间进行管制

市场的本质是资本主导下的劳资关系,在市场中发挥作用的主要是资本主义经济规律,要防止资本主义经济规律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中占据支配地位,就必须对市场化的程度加以控制,遏制过度市场化的倾向。

过度市场化的背后实际上是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发展,导致我国出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中的社会矛盾。[8]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我国经济受到很大冲击,一方面是由于外需对我国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大幅下滑,最主要的是国内财富和收入分配差距扩大,富裕阶层的财富和收入不断增加但缺乏消费意愿,而普通居民收入消费愿意强烈却消费能力不足,内需难以提振。贫富差距的不断扩大正是市场经济的固有矛盾,即使是完善的市场经济也不可能解决这一问题。

由于资本追求最大程度的利润,不仅是贫富差距,当前我国关系国计民生的领域出现的许多问题,如房地产领域房价猛涨、宏观调控失灵,医疗领域健康不公平、卫生服务商业化[23]等,都与私人资本过度膨胀相关。

关系国计民生的领域应严格控制私人资本的进入,对资本的发展空间进行管制。资本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加以利用从而促进生产力发展的工具,不应反客为主,让资本主义经济规律主导我们的社会主义经济建设。

(二)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从资本是生产关系的角度看国有资本的比重

市场的本质是劳资关系,而劳动与资本的阶级地位又是由生产资料所有制所决定的。因此,一方面要控制私人资本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要加强和巩固公有制经济。习近平总书记几次着重指出“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24]正是着眼于从国家层面发展公有制,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充分发挥工人阶级主人翁作用,维护好职工群众合法权益,积极构建和谐劳动关系”[25]。

正确理解“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应坚持整体和个别相结合,从整体上做强做优做大国有资本、从单个上搞活国有企业。在单个企业层面,要着力解决国有企业现代企业制度尚不健全的问题,加强和改进公司法人治理机制。同时,不能片面将对做强做优做大的理解停留在单个企业层面,而是要从整体上做强做大国有资本来谈国有企业改革。做强做大国有资本,应从资本是生产关系的角度看国有资本的比重,而不应从资产占比等使用价值角度衡量国有资本比重。资本实际上代表一种生产关系,应从全社会在国有企业中就业人数占比来测算国有资本比重。在公有制经济整体层面,要坚持加强国有资产监管,提高国有资本运行效率,贯彻党中央关于“有利于国有资本放大功能、保值增值、提高竞争力”的方针,大力振兴公有制经济,理直气壮地发展壮大国有企业,控制私营经济的发展,提高公有制经济比重,从而对生产资料所有制进行结构性调整。

(三)落实国有企业劳动关系,体现国有企业社会主义性质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公有制经济与私有制经济互相竞争、共同发展,但在与私人资本的竞争中,国有资本的资本性质越来越突显。出于逐利需要以及社会对国有企业以利润为唯一效率衡量标准的影响,国有企业员工收入待遇降低并开始雇佣大量劳务派遣工等非正式员工。

当前国有企业改革思路由“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而国有企业的社会主义性质不在于资本运营层面,而在于劳动关系方面。在现实中,我们看到,社会主义国家存在着大量国有经济,资本主义国家也有国有经济,为什么资本主义国家的国有经济不具备社会主义性质,而社会主义国家的国有经济就具有社会主义性质呢?经济成分的社会性质,国有经济是资本主义性质还是社会主义性质,应从其内部经济关系入手进行分析。资本主义国有经济、股份制企业没有改变资本与雇佣劳动间的关系,只要生产资料是私人占有,其资本主义性质就不会改变。对于社会主义条件下的国有经济,不是说政权掌握在工人阶级手里,国有经济就具有社会主义性质;社会主义性质体现在企业内部的劳动关系上。国有企业工人有主人翁的权利,企业经营体现工人的利益,真正让企业的工人当家做主,这才能体现国有企业的社会主义性质。

社会主义条件下的国有企业,劳动者与公有生产资料相结合,作为生产的主人出现,这才具有社会主义性质。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就调动不了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我们不应放弃对劳动者的重视,要充分尊重工人、发挥工人的创造力,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发展国有企业,这是国有企业的改革底线。

参考文献:

[1] 刘国光.资源配置的两个层次和政府市场的双重作用[J].社会科学报,2014-06-05.

[2] 张宇.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6.

[3] 曼昆.经济学原理[M].上册.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

[4]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M].第49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

[5]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5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6]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8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7]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7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8] 吴宣恭.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J].政治经济学评论,2016,(4).

[9] 王峰明.历史唯物主义——一种微观透视[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4.

[10] 何干强.《资本论》的基本思想与理论逻辑[M].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2001.

[11] 列宁选集[M].第4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12] Ernest Mandel.The Marxist Theory of the State[M]. New York: Pathfinder Press, 1971.

[13] Nicos Poulantzas.State, Power, Socialism[M]. London: Verso, 1980.

[14] Ben Fine, Laurence Harris.Rereading “Capital”[M]. London: The MacMillan Press LTD, 1979.

[15] 厄内斯特·曼德尔.权力与货币:马克思主义的官僚理论[M].孟捷译.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2.

[16] 马克思恩格斯文集[M].第2卷.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17] 列宁选集[M].第3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18] [美]张效敏.马克思的国家理论[M].田毅松 译.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13.

[19] 姜新立.分析馬克思——馬克思主義理論典範的反思[M].台北:五南圖書出版公司,1999.

[20] [希]尼科斯·波朗查斯.政治权力与社会阶级[M].叶林等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

[21] 列宁全集[M].第2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22] 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时强调 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EB/OL].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5-11/24/c_1117247999.htm. 2015-11-24.

[23] 李玲,江宇.推进健康中国需要一场根本变革[J].经济导刊,2016,(10).

[24] 习近平对国有企业改革作出重要指示 强调 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国有企业 尽快在国企改革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取得新成效[EB/OL].人民日报,2016-07-05.

[25] 习近平在吉林调研时强调 保持战略定力增强发展自信[EB/OL].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15-07/18/c_11159673 38.htm. 2015-07-18.

State, Capital and Labor——Analysis of Relation between Government and Market under Socialist Market Economy
Cai Wanhuan

(School of Marxism, Tsinghua University, Beijing 100084)

[Key words] state and capital; supply and demand; class; capital and labor

[Abstract] Under socialist market econom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capital circulation, the nature of market is relation between capital and labor, and with the methodology provided by Marx when he analyzes the duality characteristic of management labor. We can see that the government should not only provide normal public services, but also is the instrument of class domination. The relation between government and market is the relation among state, capital and labor in nature, and the principles of dealing with the issue are actually the control of the marketization inclination, and the build-up of the stronger better state-owned enterprises, as well as the further perfection of the labor relation in state-owned enterprises.

* 本文系北京市教工委扬帆计划“习近平关于新常态下中国经济发展思想研究”(项目号:JGWXJCYF201601)、中信改革发展研究基金会课题“习近平国有企业改革与发展思想研究”(项目号:QA161201)的阶段性成果。

[作者简介] 蔡万焕,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经济学博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北京 100084)。

[责任编辑 陈翔云]
发表于 2017-11-16 09:25:29
这依据哪儿来的
发表于 2017-11-16 16:37:59
谢谢楼主,好好学习一下
发表于 2017-11-16 21:09:11
算不上有道理
发表于 2017-11-17 18:04:50
谢谢楼主,好好学习一下
发表于 2017-11-17 21:09:57
这依据哪儿来的
发表于 2017-11-18 13:59:48
谢谢楼主,好好学习一下
发表于 2017-11-19 22:07:20
这依据哪儿来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7-12-11 15:30 , Processed in 0.05018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