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发新帖

1万

积分

好友

主题
发表于 2018-2-13 18:54:16 | 查看: 367| 回复: 31

每逢佳节胖三斤,是你的错吗?
随着春节的临近,节日的氛围也越来越浓。满世界的张灯结彩、喜庆热闹是彻底放松的最好理由。在外工作和求学的人回到家中,爸妈准备的丰盛家宴自不必说,与多时不见的亲朋好友聚会也少不了好酒好菜。几天之内,许多人谨慎控制饮食、勤恳锻炼半年的成果便付之东流。假日美好,但总免不了贴几斤膘。

“每逢佳节胖三斤”正越来越成为一种“新常态”。不仅是春节,中秋、清明、“十一”,几乎每个假期结束,都能听到人们在说这句话。那么,让我们长胖的究竟是节日,还是我们的生活本身呢?

大家可能已经发现:城市变得越来越便捷、乡村变得越来越像城市的时候,要维持体重、保持健康也变得越来越难。我们想健康饮食、规律锻炼,可总是有很多因素限制着我们,有很多诱惑打断着我们,比如家门口琳琅满目的餐馆,手机上方便的外卖软件,停在楼下新买的车,朋友圈里不停更新的信息。这些外在的力量强大而又润物细无声,让人难以招架。

关注城市化和健康的学者把这些城市生活带来的健康负担称为“城市化的健康代价”。过去30年间在全球范围内,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发生的大规模城市化把一议题推到了学者面前。研究者发现:很多经济欠发达国家的城市化缺少规划、基础设施落后、城市管理能力不足,常常造成贫民窟集中、犯罪率增加、公共卫生资源不足、环境破坏严重等问题,威胁着人们的身体和精神健康。

在中国,城市的快速生长是过去四十年来经济社会发展的强劲引擎和生动注解。城市化推动的内需增长、基础设施建设、土地供应、劳动力流动对于我国长期两位数的经济增长率功不可没。虽然中国的城市化未出现像一些非洲和拉丁美洲国家那样的贫民窟和无序扩张问题,但超过5亿人实现了从乡土社会向城市生活的转变,这一人口在空间和经济活动上的巨大变化必然对公共健康带来深远影响。

中国的快速城市和健康的关系引起了学者的广泛关注,研究已经发现:城市化与死亡率升高、肥胖和高血压发病率上升有关,并会带来居民自评健康水平的下降和精神健康问题。

出于对社会分层与健康的兴趣,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城市化是否会改变健康的社会分层?如果是,那影响机制是什么?

健康社会因素决定论(social determinants of health)认为:社会经济因素是造成健康不平等的最根本原因。无论导致死亡的疾病种类如何变化、医学手段如何发展,社会经济地位高的人总是享有更好的健康状况。该理论认为:对应社会分层的金字塔,健康也会出现一个分层的金字塔。

我们好奇的是:中国的快速城市化会不会对这个健康金字塔造成影响?健康社会因素决定论的一个前提假设是:社会经济地位高的人能够更快地获得健康资源、接触健康信息,从而总是保持优势。但如果社会发展得太快,资源和信息鱼目混杂、大家一时还难以分辨出好坏,那情况会怎么样呢?

城市化带来了大量的不健康生活方式,包括高热量、高糖分的饮食结构、体能活动减少等,这些生活方式常常与“时尚”、“优越”的面貌出现,会不会导致先富起来的中国人先胖起来、先“三高”(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起来呢?

这一假设也符合我们的经验观察:大量餐饮品牌,包括汉堡、披萨等西式餐饮不断在新兴中小城市攻城掠地,丰富着人们的选择;汽车越来越普及,县城的道路也能堵出大城市的景观;锻炼身体尚未流行开来,很多人休闲生活的重头戏仍然是聚会吃饭、喝酒唱歌、棋牌麻将,或者边看电视边享受外卖送上门的美食。

我和吴晓刚教授在“Urbanization, socioeconomic status and health disparity in China”一文中就试图探讨这个问题。我们用中国营养健康调查(the China Health and Nutrition Survey,简称CHNS)跨越20年的数据(1991年到2011年间的8期数据)来研究城市化和健康不平等的关系,这项研究使用了来自全国12个省份、309个城市/县城/村庄的57000多条成年人(18-60岁)的记录。

我们没有使用统计局的城乡分类来定义城市化,而是把城市化视为城市生活元素不断增长的过程。这种连续化的测量能够让我们更准确研究城市生活元素的不断积累对健康的影响。具体来说,我们使用了一个“城市化指数”,该指数是Jones-Smith和Popkin使用CHNS 社区层次调查的变量建构的,涵盖了城市化的12个维度,包括人口密度,经济活动,市场,交通、通讯、基础设施、社会服务、住房等。

我们关注的结果变量是慢性病(高血压、糖尿病等)的患病情况。我们用两个指标来测量生活方式,一是饮食,二是体能活动。CHNS有一个特点,它详细记录了每个家庭最近三天的食物消耗量及每个受访者的消耗情况,并进行了换算。我们用从脂肪中获取的能量占总摄入能量的百分比来衡量膳食的健康情况。此外,CHNS还详细记录了每个受访者每天在工作、家务、通勤和休闲健身上花费的时间和体能要求,并建构了体能活动的测量指标,该指标是一个5分的测量,1分为活动量非常轻,5分为活动量非常大。

我们发现,从1991年到2011年间,随着城市化程度的不断加深,我国成年人的慢性病发病率一直上升。到了2011年,几乎每5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人患有慢性病。与此同时,人们的饮食结构持续向高热量、高油脂的方向转变。从2009年开始,我们居民从脂肪中获取的热量就已经超过了总热量摄入的30%,超过了健康饮食的上限,预示着严重的肥胖和心血管疾病风险。而成年人的体能活动量却一直在下降,从2004年起平均值已经降至3分以下(3分为体能活动量适中)。

我们使用了多层次泊松回归和多层次线性回归模型来探索城市化、生活方式和健康不平等的关系。结果发现:快速城市化会增加慢性病的风险。在控制了其他因素的情况下,城市化指数每上升10分,居民患慢性病的平均风险就会增加约13%(9%-16%)。不健康的生活方式是导致城市化的健康代价的重要原因。由于高社会经济地位(高收入)的人更有能力负担这些不健康的生活方式,他们的健康受损更加严重。换句话说,快速城市化降低了高社会经济地位者在健康方面的相对优势,但是,这却是以所有人的健康都受损为代价的。

这些研究结果提示我们:虽然城市化是经济发展和拉动内需的强劲引擎,但城市化带来的健康代价不容忽视。《中国心血管病报告2016》显示:2015年我国心血管病死亡率居首位,高于肿瘤及其他疾病。心脑血管病住院费用超过了1000亿。如果不能有效降低城市化带来的健康风险,城市经济的持续发展将面临严重威胁。

城市是中国社会的未来,未来还将有更多的人会住在城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和世界银行的报告指出:到2030年,中国的城镇人口将达到10亿。城市化与健康的关系值得我们持续关注和研究。通过我们这项研究,我想和大家分享一点个人的研究体会。

首先,在城市化测量方面,我更倾向于将城市化视为一个连续过程加以研究。从理论上,当代都市理论已经不把城市视为相对于乡村而言的区域存在,而是把城市作为全球化链接地方社区的一个枢纽,城乡是完整枢纽中的不同区位结构。从设计上讲,连续测量比分类测量更能够捕捉到社区内部城市因素的变化。我们研究使用了一个建构的城市化指标。使用其他数据库(如CFPS或者CHARLS)的研究者也可以用相似的方法建构自己的指标体系并进行验证。另外,一些新的测量城市化的方法也值得我们关注,例如Chen & Chen (2014)使用的从美国国防气象卫星计划线性扫描业务系统(Defense Meteorological Satellite Program)获取的夜间稳定灯光数据。

第二点分享是关于使用CHNS数据的体会。CHNS数据是比较用户友好的,虽然它跨越时间长,样本和问卷都有变化,但是研究团队在数据清理和发布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只要花些时间去了解数据结构,便可以很快上手。在问卷之外,CHNS还收集并公开了体检和生物标记信息,是非常难得的研究数据。最重要的是,由于用户众多,它还会提供一些用户自己清理和构建的指标,大大节省了整理数据的精力。

最后,回到我们的题目:每逢佳节胖三斤是你的错吗?做为一个社会学家,我的答案是“大部分不是”。城市生活让我们越来越容易胖,这种结构性力量确实很难抗拒。但是做为一个长跑爱好者,我的答案会是另外一种。但是又有什么关系呢?忙碌了一年,犒劳一下自己吧!


相关文献:
Jia, M., & Xiaogang, W. (2016). Urbanization, Socioeconomic Status and Heath Disparity in China. Health & Places, 42, 87-95.
Chen, J., Chen, S., Landry, P.F., & Davis, D.S. (2014). How Dynamics of Urbanization Affect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 in Urban China. The China Quarterly, 220, 988-1011.
Jones-Smith, J.C., & Popkin, B.M. (2010). Understanding community context and adult health changes in China: Development of an urbanicity scale. Social Science & Medicine, 71, 1436-1446.
Van de Poel, E., O'Donnell, O., & Van Doorslaer, E. (2009). Urbanization and the spread of diseases of affluence in China. Economics & Human Biology, 7, 200-216.


编辑:潘雨    江祥雪     
· · · · · ·

发表于 2018-2-13 19:00:11
沙发!沙发!
发表于 2018-2-13 19:56:31
过来看看的
发表于 2018-2-13 19:57:06
真是 收益 匪浅
发表于 2018-2-13 20:13:45
。。。。。。。。。
发表于 2018-2-13 20:15:58
兰州烧饼
发表于 2018-2-13 21:06:17
好好 学习了 确实不错
发表于 2018-2-13 21:07:39
好帖,顶一下。
发表于 2018-2-13 21:50:07
没看完~~~~~~ 先顶,好同志
发表于 2018-2-13 23:11:52
有道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8-10-15 19:29 , Processed in 0.051972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