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发新帖

8450

积分

好友

主题
发表于 2019-1-7 17:32:39 | 查看: 397| 回复: 26
[size=0.4]鼓励社会办医是医改重点之一。在过去几年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文件,其中诸多政策措施重复提及,但民营医疗机构在中国被指仍未“办起来”
[size=0.4]2019年1月2日,国家发改委等九部门联合发布《关于优化社会办医疗机构跨部门审批工作的通知》,要求制定社会办医疗机构准入跨部门的具体审批流程和事项清单,并向社会公布。但有业内人士认为,虽然支持政策继续落地,民办医疗机构的竞争环境并未根本改善。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见习记者 梁振)社会资本举办医疗机构的审批程序将进一步简化。但有业内人士认为,虽然支持政策继续落地,民办医疗机构的竞争环境并未根本改善。
  为鼓励社会办医,开年又出新政。2019年1月2日,国家发改委等九部门联合发布《关于优化社会办医疗机构跨部门审批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要求制定社会办医疗机构准入跨部门的具体审批流程和事项清单,并向社会公布。
  通知称,旨在优化社会办医疗机构跨部门审批,发挥部门合力,降低社会力量举办医疗机构的制度性成本,营造公平规范的发展环境,进一步调动社会力量办医积极性。
  但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震对财新记者表示:“审批流程简化是值得鼓励的进步,但促进社会办医的发展最核心的还是营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他认为,社会办医在中国有改善,但改善不大,也不是在根本性层面上,因为行政化管控思路仍是主导。
  张强医生集团行政总监童维楠告诉财新记者:“总的来讲,顶层已经指明了这个方向。但国家层面出政策,执行在地方,所以一个政策怎么去落实很关键。但每个地方跟另一个地方都不一样。”
政策信号释放,民办机构数量继续增长
  此次由发改委等九部门联合发文视为对此前国务院《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这一文件的落实。
  2017年5月,国务院颁布《关于支持社会力量提供多层次多样化医疗服务的意见》,要求进一步扩大市场开放,放宽市场准入。在简化优化审批服务条款中要求,国家制定社会办医疗机构执业登记前跨部门全流程综合审批指引,各地要出台实施细则,优化规范各项审批的条件、程序和时限,精简整合审批环节,向社会公布后实施。
  明确社会办医疗机构准入跨部门审批流程和事项清单是此次通知的主要亮点,也为进一步解决社会办医一直面临的“审批互为前置、反复跑腿”难题继续清障。
  通知要求,省级发展改革部门要和各有关部门一道制定当地的社会办医疗机构准入跨部门审批流程和事项清单,督促地方据此规范审批程序,缩短审批时间。
  审批流程和事项清单内容包括:审批事项、流程关系及审批事项的受理部门、法律法规依据、受理条件、审查要求、办理时限、需要提交的材料目录和申请书示范文本等。同时,继续被简化的前置许可还包括部分医疗机构设施消防设计的审核和验收,以及对部分医疗机构工程建设项目交通影响、水影响、地震安全性等方面的评估审查。
  在过去三年时间里,国家政策对于鼓励和支持社会资本进入医疗服务领域的政策利好不断,民营医院在数量上持续增长。
  2015年,国务院颁布《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在放宽准入、拓宽投融资渠道、促进资源流动和共享、优化发展环境四个主要方面分别作出要求。清理和取消不合理的前置审批事项、缩短审批时限、减少运行审批限制被列为第一内容在文件中明确。该通知还对医生资源和医保资质两个关键方面作出明确要求。各地应推进医师多点执业,鼓励和规范医师在不同类型、不同层级的医疗机构之间流动和将符合条件的社会办医疗机构纳入医保定点范围,执行与公立医疗机构同等政策。
  也是在2015年,民营医院数量首次超过公立医院。该年末,全国医院总数中,民营医院数量增长至14518个,公立医院数量则减少至13069个。此后短短两年时间,民营医院在数量上大幅超越公立医院。2016年年末,全国医院数量中,公立医院12708个,民营医院16432个。
  2018年6月国家卫健委发布的《2017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末,全国公立医院数量为12297个,民营医院为18759个。对比2016年末数据,国内民营医院在一年内增加了2327家,民营医院占医院总数的比重已经达到60.4%。
  童维楠说:“在全国各地,我们的感受是各方面政策还有领导都是比较支持的。虽然还有一些障碍,但是大部分情况下,感觉应该是比以前宽松的,特别是开诊所、门诊部这类的。”
力量对比悬殊
  但对比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的其他关键数据不难发现,双方在医疗服务供给和医疗资源方面差距仍很巨大。
  2017年国家卫健委统计公报显示,全国医院床位数中,公立医院床位占75.7%,民营医院床位占24.3%。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的就诊人次和入院人数也差距明显,2017年公立医院诊疗人次29.5亿人次,占医院总数的85.8%,公立医院入院人数1.5595亿人,占医院总数的82.4%,而民营医院只有4.9亿人次,占医院总数的14.2%,入院人数只有3321万人,占医院总数的17.6%。
  而对于医院而言最重要的医护人员,公办民营之间差距更甚。2017年年末全国卫生技术人员总数为898.8万人,其中执业(助理)医师339万人,注册护士380.4万人。总数中,公立医院为468.5万人,而民营医院只有110万人。
  对于2015年国务院发文之后的国内社会办医发展情况,王震对财新记者表示:“有改善,但是改善不大,没有根本性或实质性的转变。”
核心难题未解
  王震认为区域卫生规划是阻碍当前社会办医的最直接障碍,甚至会抵消简化审批层面所作出的努力。
  “各个地方的卫计委他们自己都在做这种区域的卫生规划,比如说1万人口只能有十家医疗机构,只能有10个医生,20万人口只能有多少个。如果继续有这个限制,审批不审批还有什么意思?区域卫生规划就是对数量进行管控,大多数地区这一个规划还是有的。” 王震说。
  区域卫生规划的现有规定,来自1999年3月由国家发改委前身国家计划委员会、财政部、原卫生部联合印发的一项政策,名为《开展区域卫生规划工作指导意见》。该政策要求各地制定本地区的卫生资源配置的标准,指导各市(地)制定和实施区域卫生规划,意在通过实施区域卫生规划,实现卫生资源的优化配置,提高卫生资源的利用效率。该规划由政府负责制定并组织实施,以市(地)行政区域为基本规划单位,周期为5年。
  该政策要求各地对于相应行政区域内的医院数量、床位、医院级别进行严格审批。《意见》明确,要建立严格的管理程序,今后任何地区,所有新增卫生资源,特别是城市医院的设置和改扩建、病床规模的扩大、大型医疗设备的购置,无论何种资金渠道,必须按照区域卫生规划的要求和管理程序,严格审批。而且相应区域内各部门、各行业以及军队对地方开放的卫生资源全部纳入规划范围,个体行医以及其他所有制形式的卫生资源配置,也必须服从规划的总体要求。
  然而,王震在去往各地的调研中发现,以数量管控为主要特点的区域卫生规划正在现实层面阻碍社会办医向前发展。“各地方都有具体规定,比如说诊所应该是多少家,一级医院、二级医院各是多少家,我碰到过好多事情。有一次我们福建去调研,当地一家民营养老院想在附近建一个一级医院,主要为养老院老人提供医疗服务,但当地就不让建。当时省里的一位处长陪着我一起,我就问处长为什么,处长说我们刚发了文件就是全都放开啊。然后我就问当地,你们凭什么不让人家建?对方说我们县城不允许建一级的,因为有区域卫生规划,不能突破规划。所以首先得全面清理掉这种数量管制。”
  王震解释到,区域卫生规划有存在必要,但不应做数量管制,应以规划性和指导性为主。“为什么一定要审批?这本身就不对。备案不行吗?卫生主管部门不应该去管盖多少个诊所,它要去管的是医疗服务质量达不达标、医生和药品合不合格,医疗机构整体质量达不达标。很多区域卫生规划说,我们这1万人口,必须只能有5个医生,你凭啥说?最可笑的是有的说800米或者1500米之内只能有一家诊所,为什么不能有两家?有三家? 市场经济中,赚不赚钱由市场主体自行决定。发那么多文件有什么用?这种行政化管控的思路还没有实现根本性改变。”
  而作为新生力量的“医生集团”,在社会办医势力中具有代表性。医生集团即公立医院体制内的专科医生“下海”,以个人名义或联合其他医生个体,成立工作室、诊所乃至医院等不同形式的医疗服务提供机构。在2015年之后,医生集团模式开始集中爆发。据不完全统计,全国医生集团已接近700家,集中在北京、上海、广东。
  全国范围内,医生集团尤以深圳最多,高达365家。这从侧面反应出,在高度行政化的国内医疗市场中,除了国家政策之外,地方才是影响社会办医进程的第一影响要素。2016年3月,深圳市发出了全国第一张带有“医生集团”字样的营业执照。在政策开放程度上,深圳走在全国前列。以营业范围为例,深圳市将“为医务人员提供医疗执业、执业发展等人力资源服务”、“组织医务人员在合法的医疗机构开展诊疗服务”等内容列入工商注册经营范围。并且,医生集团在深圳的公司注册流程也十分方便,成立公司可以不需要注册地址,挂靠在政府提供的免费地址即可。
  童维楠对财新记者表示,虽然大方向上社会办医得到支持,但由于存在利益分配和改革动力这两大问题,各地在具体执行上表现出很大差异,因为“可能会动了某些方面以前的奶酪”。她说:“即使国家已经有了明确政策,但地方执行还是要有一个推动力,我们跟下面的办事人员接触,他说我没有办法去做,上面没交代我怎么做,还没有开始,那下面就没有办法执行。所以需要一个自上而下的一套执行方案。”
  童维楠认为,制约社会办医最明显的地方在于具体政策的不明朗,而直接影响社会办医进程的后续投资。“国内医疗没有市场化,它也没能完全市场化,因为还关系到民生,但哪一部分属于民生,哪一部分可以由市场去执行,这里面的边界就会有很多模糊的东西。相对来讲,医疗市场现在是一个混合状态,就是它有一部分的是民生,有一部分又想引入一些市场机制,其实整个机制并不是很清晰。比如,公立医院的定位到底是公益性质,还是要市场化?医疗的核心资源是医生,但医生资源也没有能够充分地释放到市场上来。支付方式上,医保资质还没有对民营医院完全开放,并非在同等条件下都可以使用医保,而商业保险又没有很快地发展起来。所以社会办医还有很多政策是不清晰的或者是未知的,这让投资人犹豫,因为投资方把这些资源投入到医疗行业里,是要回报的,要觉得有盈利前景。投资方看不到一个很清晰明确的前景,后续投资就会受到影响。”
  给予社会办医与政府办医同等的市场竞争条件和地位这一核心难题仍然没有解决。王震说:“不管公立私立,都必须是公平竞争。政府举办的公立医院,政府当然要支持。但这个支持必须是明面的,而且私立医院如果条件达到也可以拿到。公立医院承担着政府的一些公共职能,但其实公共职能可以通过购买服务给第三方,谁做的好给谁。构建公平竞争的环境,最核心的就这个。科技部每年几百亿上千亿的技改资金不都是给了民营企业吗?只要达到标准,政府给公立医院的支持为什么不可以给民营医院?”

发表于 2019-1-7 23:23:48
相当不错,感谢无私分享精神!
发表于 2019-1-7 23:32:09
支持一下
发表于 2019-1-8 09:34:35
路过看看,感谢分享
发表于 2019-1-8 11:24:12
帮帮顶顶!!
发表于 2019-1-8 15:21:36
没看完~~~~~~ 先顶,好同志
发表于 2019-1-8 16:28:33
写的真的很不错
发表于 2019-1-9 10:44:27
我是个凑数的。。。
发表于 2019-1-9 10:56:19
帮你顶下哈!!
发表于 2019-1-9 12:15:27
学习了,不错,讲的太有道理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6-19 19:59 , Processed in 0.04730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