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经济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发新帖

4319

积分

好友

主题
发表于 2019-1-8 18:02:35 | 查看: 490| 回复: 26
[size=0.4]将于2月1日离开世行,距离第二任期结束还有近三年,未来专注于发展中国家基建投资
[size=0.4]资料图: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曾佳 驻华盛顿记者 张琪)美国东部时间1月7日中午,世界银行集团(World Bank Group)发布新闻稿称,金墉(Jim Yong Kim)将在2月1日辞去世行行长一职,他将加入一家基建投资公司,专注提高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投资。
  金墉的辞职将给予美国总统特朗普任命世行行长的机会,但这或将加剧其他国家对于世行行长长期由美国任命的不满。当前,金墉距其任期正式结束还有将近3年时间。世行现任CEO Kristalina Georgieva将自2月1日起担任过渡行长一职。
  “这是我曾经想象过的最大特权,可以带领这个伟大机构的敬业员工让我们更接近一个最终摆脱贫困的世界。”金墉在新闻稿中表示。
  他在给员工的邮件中称,自己加入私营部门的机会是“意外”的,“但是我认为这是一条能使我在气候变化、新兴市场基建不足等主要全球议题上发挥最大作用的途径”。
  长期以来,世行行长一职由美国任命。近些年来,许多发展中国家开始对美国对其的控制,越来越不满意,并寻求结束美国对世行的控制。
  2012年金墉首获奥巴马任命时,就面临了来自尼日利亚、哥伦比亚等国的反对。他们认为,世行作为发展性金融机构的性质,应有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人来担任领导职位,由美国人领导世行、欧洲人领导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想法是“过时”的。
  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世行等多边机构多次表示不满,称其给予“已不是发展中国家的”中国过多贷款,也称世行给其员工的薪酬计划太过慷慨。但美国财政部仍在2018年4月时支持了世行130亿美元的增资计划。美国是世行的最大股东,拥有16%的投票权。
  对多边机构一直持批评态度的特朗普,是否愿意放弃由美国人领导该机构的想法,仍是未知。白宫尚未对此作出表态。
  金墉还称,将再次加入其30年前联合创立的非政府组织“健康伙伴”(Partners In Health)董事会。还将继续担任在布朗大学的理事一职,以及该校国际与公共事务中心高级研究员一职。
  2012年7月,美国总统奥巴马任命金墉担任世界银行集团总裁,即世行行长一职。他是世行1944年成立以来的第12任行长。拥有美国、韩国双国籍的金墉,则是世行的首名亚裔行长。2016年9月,董事会一致同意金墉连任,次年开启第二个五年任期。
  2018年4月,世行在金墉带领下成功完成了130亿美元的世行增资计划。在他任职期间,还成功完成了两次国际开发协会(IDA)的融资。
  在世行与中国的诸多合作中,基建是重要的一环。2013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与金墉在北京签署联合融资合作谅解备忘录,中国就此成为国际金融公司(IFC)新的“资金动员计划”的首个合作伙伴。金墉也表示,希望与中国合作的模式能成为与其他发展伙伴合作的范本。
  “解决基础设施和住房等行业的资金缺口,对于实现经济持续增长和创造机会至关重要。到2020年之前,仅非洲每年就需要近1000亿美元的投资。”随金墉访华的时任IFC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蔡金勇表示,为消除极度贫困和帮助发展中国家底层40%的人口增加收入,与实力雄厚的投资者建立新型伙伴关系十分必要。
  对于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倡议,金墉在2017年4月世行与IMF的春季年会上,也表达了支持。他称,“当前中国在全球发展领域中发挥的领导力是前所未有的。我相信,中国致力于解决发展问题,不仅是对它的邻居,包括对‘丝绸之路’沿线的国家,而且是在全球范围内。”
  早在去年年初,金墉考虑离开世行的消息就曾传出。美国哈佛大学校报The Harvard Crimson于2018年1月29日报道,2017年11月,哈佛大学校长委员会曾向金墉了解他重返哈佛担任校长的意愿。此后,在一封电邮声明中,金墉表示会留在世行。  
移民之子
  金墉1959年生于韩国首尔,其父母从朝鲜逃离至韩国后,在金墉5岁时又举家移民美国。金墉祖父是小提琴家,父亲是一名牙医,母亲在美国取得了儒学博士学位。就父母如何影响了他的人生轨迹,金墉曾表示,母亲的理想主义叠加父亲的实用主义,“总是在同时影响着自己”。
  1982年,金墉于毕业于常春藤盟校布朗大学(Brown University)。本科阶段,正是在其父的劝导下,本属意研读政治学与哲学的金墉,走上了医学的道路。但1991年获得哈佛大学医学院医学博士学位后,他再度将自己浸没于社会科学,并在1993年获得哈佛人类学博士学位。
  加入世行之前,金墉于2009年7月至2012年6月间,担任美国另一“藤校”达特茅斯学院(Dartmouth College)的校长。2003年至2006年,他就职于世界卫生组织(WHO),曾任艾滋病防治部门主管。1993年至2009年,他在哈佛大学医学院、哈佛公共卫生学院和波士顿布里格姆妇女医院担任教授和系主任。1987年,金墉与他人共同创建了非盈利机构“卫生伙伴组织”(Partners in Health),目前在四大洲的贫困社区开展工作。
  与11位前任不同,金墉不曾在政府部门担任高级职务,也不曾掌管运营大型企业或金融机构。但同时身为医生和人类学家,金墉在初入世行时曾表示,超过20年的国际发展和减贫工作,以及对科学与社会学科的理解,使他能够适应、理解和领导世行,并为全球发展事业做出贡献。
  除此之外,金墉曾风趣地回忆道,在获得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提名之前,奥巴马曾在面试中问他,为何可以信任缺乏经济学背景的他。金墉在强调自己多年坚持在第一线做发展工作之前,首先问道,“您看过您母亲的博士论文吗?像她一样,我也是一名人类学家”。奥巴马后来私下说道,没见过这么好的毛遂自荐的方式。
领导“解决方案银行”
  根据世行的年度报告,在金墉任内,即2013财年至2018财年,世行对发展中国家的资助规模由526亿美元扩大到近640亿美元。而在不断提高借贷能力等基础业务的同时,金墉也在推进世行自身定位的转变。
  “美国著名教育家杜威(John Dewey)教导我们,做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实践,做的时候要有个导师在一旁指导。所以,世行打算不再一味开讲座,给人们发研究报告,而是真正与他们一起工作,并通过这种方式在‘做中学’。”
  不论是上任之初抑或卸任之际,金墉多次在采访中坦言,世行最大的功能不在于能提供多少钱,而是和钱一起而来的经验,而且把曾经做成的当事人,带到项目中来。
  2012年履新不过数月时,金墉在首次以世行行长身份访华期间,于北京接受财新专访时便指出,“我所说的世行从‘知识银行’转变为‘解决方案银行’,是想纠正一种误解。人们误以为世行要做的就是生产数据或进行研究,继而生产知识,然后世行把报告交给各国,最后各国自行去做。”
  “但是,我们知道的是,数据的生产和信息的提供只是开始,关键在于帮助各国理解特定数据集、研究的内涵,然后让这些知识在特定国家的国情之下发挥作用。好消息是,世行有很多这方面的人才,他们大部分的职业生涯都在做这些工作。他们不仅生产知识或从事研究,还把已有的知识带去各国,帮助各国产生实践成果。”
  此外,过去七年间,世行还经历了来自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等新进机构的竞争与冲击。作为世行掌舵者,金墉在欢迎亚投行一并助力全球基建投资的同时,也启动了减员增效等自我革新。
  2014年7月,在华访问的金墉在记者会上表示,欢迎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发展中国家对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需求,最少估计也在1万亿美元左右。而上年(2013年),世界银行在这方面的贷款规模达到600亿美元,若加上私营部门或其它渠道的资金,总的金额在1500亿美元左右。
  但是,“所有这些资金加在一起也不能满足发展中国家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存在的需求,因此,欢迎这个领域新加入的任何合作伙伴。”
  金墉强调,世行和亚投行将是互补和合作伙伴关系。他希望,亚投行也能将世行视为有意愿和开放的伙伴。亚投行尽可以利用世行在此领域积累了70年的知识和经验,希望双方能在基础设施建设融资方面达成共识,找到有利于各方的前进道路。
  为应对同行竞争、提高对中等收入国家的资助能力,金墉也于2014年启动了世行1996年以来的首次重大改革。
  改革措施包括批量裁员、缩减成本、内部重组等等。例如,世行在财政、人力资源、研究等部门裁员500人,约占其4500名雇员的11%。金墉就此表示,“人员配置方面的决策总是充满挑战的,但我们相信,现在推进的这些改变,将有助于我们的人员配置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战略,这是我们的客户想要的,也是我们必须提供的。”
致力基建扶贫
  “我就爱帮助穷苦地区,就要站在输掉(发展机遇)的那一方(losing side)做,而且会一直在输的那一方。我也不知道哪一天才能成功,但是帮上一个是一个。”2018年9月,在与私募巨头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联合创始人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的访谈中,金墉谈及自己在帮助非洲对抗艾滋病时,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金墉初入世界银行后,世行于2013年定下了两大主要目标:第一,在2030年消除极端贫困,将全球极端贫困人口比例降低到3%以下;第二,将政策重点从关注平均经济增长率,转移到全球最贫困40%人口的收入增长。
  而在金墉看来,消除贫困的关键手段之一,就是投资基建。2015年7月访华期间,他表示,基础设施投资有助于减贫,将继续扩大世行与中国在发展融资、世行和亚投行在基建投资方面的合作。
  世行这一机构本身,也肯定了基建对于改善经济结构、促进经济繁荣的积极作用。金墉提出消除极端贫困目标的同年,世行《世界发展指标》报告显示,世界极度贫困人口最多的国家和地区,分别为撒哈拉以南非洲、印度和中国。
  报告指出,中国这一比例从1981年的43%显着下降至13%,原因是中国的决策者明确地通过提高内需、基础设施投资等方式,改善以往过于依赖出口的经济增长模式,因此“中国是全球减贫最成功的国家”。

发表于 2019-1-9 09:36:20
路过看看,感谢分享
发表于 2019-1-9 10:56:51
没看完~~~~~~ 先顶,好同志
发表于 2019-1-9 14:23:04
沙发!沙发!
发表于 2019-1-9 15:09:09
路过,支持一下啦
发表于 2019-1-9 19:06:39
有竞争才有进步嘛
发表于 2019-1-9 21:18:52
帮帮顶顶!!
发表于 2019-1-10 11:50:14
谢谢楼主,共同发展
发表于 2019-1-10 15:34:02
写的真的很不错
发表于 2019-1-10 20:03:04
不知该说些什么。。。。。。就是谢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我们|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人大经济论坛 ( 京ICP备05066828号-20 京公网安备 11040202430141号 )

GMT+8, 2019-1-18 22:08 , Processed in 0.049561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